落夏

总被别人抛弃的垃圾一个♡

《抚今追昔》四

《我还喜欢你吗?》这篇我先理理,目前没有还没有理清剧情 。
――――――――――――――――――――
【 这名公子人也踹了,屋也砸了,出够了气,带着两名家仆大摇大摆迈出门去,哐的关上门,高声命令:“看牢了,这个月别让他出来丢人现眼!”】
江澄闷哼一声,冷声道:“曾翻天覆地夷陵老祖能丢人现眼?”
蓝曦臣摸摸了江澄头发,软软的,就直接用嘴亲了上去。弄得江澄脸一阵白一阵红。
众人默默为这位勇敢青年点蜡,希望他能见到明日的太阳。
蓝忘机抬眼望了四周一圈,准备用眼神杀人(误)气场强大到不正常,三岁羡立马去哄哄这个“宠妻狂魔”,一会儿吧唧一口,一会儿戳戳小脸蛋,场面十分温馨。温馨到众人眼泪花花,蓝老前辈吐血晕倒在自己老攻怀着 。
【 待到人走远了,一阵寂静,魏无羡便想坐起来。
    然而肢体不听使唤,又躺了回去。他只得翻了个身,看着陌生的环境和这满地狼藉,一阵头晕。】
江厌离看着着实心疼,但看着只有五岁的羡羡眨巴眨巴着眼睛,嘴里吃着他自己的手指的时候,含着泪笑了出来。
江澄赌气,转头不看屏幕。同为“宠妻狂魔”的蓝曦臣手动无奈,自己的老婆只能自己宠。
魏无羡若无其事的抓住蓝忘机的手指,抓起就往自己脸上戳了戳。蓝忘机耳垂红了起来,魏无羡朝蓝忘机笑了笑 。
蓝忘机看到自己老婆(咳咳,对,老婆。)刚重生竟然受如此待遇,手不禁握成了拳头。
【一旁有一面被掷地的铜镜,魏无羡顺手摸来一看,一张白得出奇的面孔出现在镜中,两坨大红不均匀也不对称地坨在面颊一左一右,只要伸出一条鲜红的长舌,活活就是个吊死鬼。他扔开镜子,一抹脸,抹下一手白粉。
    万幸,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只是品味清奇。一个大男人,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还涂得如此之丑,噫,如何能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and蓝景仪and藏色散人and金凌毫无压力,因为他们有老攻/老公。
“景仪……”蓝忘机正准备罚蓝景仪但碍于之前的话,不得以……
“是!含光君我知错了……”蓝景仪表示害怕,窝在聂怀桑的怀里不出来。
“嗯。”蓝忘机抱着魏无羡,魏无羡现在只有五岁身体,盘着小腿坐在蓝忘机腿上,眼睛扑哧扑哧的眨着。
江厌离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阿羡,笑出了声,但不像他们那样笑,很淡雅,像是包容着那个人的一切。(咳咳,我感jio金子轩要吃醋。)
众人看着屏幕上那曾经叱咤风云的夷陵老祖,其实,也不怎么坏嘛……
思冬的灵力足以能看到各个人的内心想法,她欣慰的看着这些想法。
那个曾世人辱骂的夷陵老祖终于为自己澄清了;那个青涩少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那个断指的小流氓,找到了他的道长……他们能懂便好了……
思冬缓缓开口:"今天,魔道众人都很开心呢。"
魏无羡奶声奶气的道:"把我变回去!!"
思冬想了想道:"哦?那,把你变成什么呢?"
魏无羡听后,连忙摆手,表示男子汉能屈能伸!思冬表示无奈,她刚刚看到蓝忘机向她投来的目光,她不得以不得以。
【万幸,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只是品味清奇。一个大男人,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还涂得如此之丑,噫,如何能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意料之内,又是上次那几个人,不过没有蓝景仪……蓝景仪表示我蓝景仪!单纯,可爱,善良,活泼,好动,蓝氏小双璧之一!所以!家规一定要我爱他!但我不爱他!可他就是要我,就是要我!〒▽〒我都跟他说了我不爱他!但!魅力太大也是罪~
魏无羡看见自己当时那张脸表情是内涵丰富的,最后理了理,一本正经的道:"我好漂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脸呢??"江澄and金凌表示他们快要笑死了!!
蓝曦臣and蓝思追连忙去帮他们顺♂顺♀气。咳咳,很单纯辣种。
【 受此一惊,惊回了点力气,他总算坐起了身,这才注意到,身下有一个圆环咒阵。
    环阵猩红,圆形不规,似乎是以血为媒、以手画就,还湿漉漉的散发着腥气,阵中绘着一些扭曲狂乱的咒文,被他的身体抹去了少许。图形和文字邪气中透着阴森。
        魏无羡好歹也被人叫了这么多年的魔道至尊、魔道祖师之类的称号,这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阵法,他自然了如指掌。
    他不是夺了别人的舍——而是被人“献舍”了!】
"阿羡。"
"师姐~"他们对视的笑了笑,眼里的星辰一部分代表着他们,他们知道也不知道,未来是多么美好……

每一颗星辰,代表着你我他,你在何方,我在何方,愿永不分离。
你犹如月亮,而我是一颗渺小的星辰,我在你的周边围绕,只为你能注意到我。
                            ——落秋【献给我挚爱的忘羡】
————————————————————

这篇只码了两个半小时,可能少了点。
我太困了,所以提前收尾了。
晚安✧*。٩(ˊωˋ*)و✧*。

评论(5)

热度(1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