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夏

总被别人抛弃的垃圾一个♡

《抚今追昔》三

魏无羡:“继续吧~”
蓝忘机:“嗯。”
众人:敢情我们是来吃狗粮的?!
【魏无羡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脚。】
“噗嗤。”蓝景仪好不客气的笑出了声,蓝家的几个小辈肩头也微微颤抖。
“景仪,一遍。”蓝忘机表示笑自己老婆不罚怎么行 。
“是。”蓝景仪欲哭无泪,表示手动拜拜。
“景仪不怕,有我在~”聂怀桑“一本正经”地环住蓝景仪的腰。
“你你你你能干什么?”蓝景仪表示不信,拍掉环在他腰上的咸猪手。
“景仪你不信我吗?”聂怀桑凑到蓝景仪耳旁道。
“你!”蓝景仪脸是唰――的一下红透了。
蓝启仁:吾真日狗也,我的嫩白菜啊!
魏无羡鼓起嘴道:“我还没虐呢!你们着什么急!”
蓝忘机:“无妨。”说罢,便去亲魏无羡。
思冬习以为然道:“继续。”
【一道惊雷炸在耳边:“你装什么死?!”】
魏无羡望向角落的莫子渊轻笑道:“我可没装死,我是真的死了啊。”
蓝忘机把环着魏无羡的手收紧了些,怕是他再离开 。
藏色散人:“儿子……”
魏无羡:“娘亲~我没事呀~”
藏色散人:“没事就好,我看你的腰还闷好了些,女婿!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魏无羡一惊,原来亲妈这么坑!
魏无羡:“爹!我想要弟弟!爹知道该怎么做吧!” 
魏长泽点头示意,果然与蓝忘机的性格有过之而无不急。
《震惊!古板美男子竟被对母子拿下!》
这到底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败落!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感觉腰有点隐隐作痛,捂着腰扭头道:“啊?”
蓝忘机:“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听后三秒乖,嗯,只有三秒。
江澄摸上紫电道:“可否继续?”
魏无羡听后必然不让,倒在蓝忘机怀里道:“不可不可,江宗主的腰不太好赶紧坐下吧~”
蓝曦臣听后,伸手环住江澄的腰,头抵在江澄的肩膀上,吹气道:“晚吟昨晚劳累了那么久,就不必闹了。”
江澄脸上闪过几条黑线但很快被红色占据,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你你你走开!”
虞夫人/蓝启仁感觉自己养的猪/白菜就被拐走/拱走了,此生悲痛啊!
蓝思追出声道:“各位前辈可否继续?”
魏无羡立马坐正道:“继续继续!”很快又倒回那个属于他的怀抱,只属于他的。
蓝忘机朝着魏无羡先前望向的地方看了看,眼神带有杀意。
众人:我不是,我没有。
【他被这当胸一脚踹得几欲吐血,后脑着地仰面朝天,朦胧间想:敢踹本老祖,胆子不小。】
蓝忘机已经摸上避尘,准备揍人(咳咳)。
江澄摸上紫电,准备抽人。
薛洋把糖塞到嘴里,准备看戏。
江厌离眉头皱了皱,但不动手。
温宁在宋岚怀里动了动,不动手。
蓝思追和其他小辈眉头皱了皱,准备动手。
(注:温宁现在是他变成鬼将军之前的模样,巧可爱!)
莫子渊往角落靠了靠,怕自己小命不保。
思冬:“各位先别急着动手,先继续看吧。”
他们听后,虽有不甘,但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不知多少年没听到活人说话了,何况还是这么响亮的叫骂,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作响,回荡着一个声音:“也不想想,你现在住的是谁家的地、吃的是谁家的米、花的是谁家的钱!拿你几样东西怎么了?本来就该都是我的!”
    除了这个年轻的公鸭嗓,四周还有翻箱倒柜、摔天砸地的哐当之声。他双眼渐渐清明起来。】
“究竟是哪个小兔崽子 ?”江澄先其发声,他可不想自己的发小刚重生就被踢死(误)。
“晚吟不必动怒,待会把那个欺负无羡带回去“好生伺候”可好?”蓝曦臣把江澄顺了顺毛,江澄只好作罢。
“……”蓝忘机在心里想着如何弄死那个人好呢?
“忘机,你且冷静一下”蓝曦臣被自家弟弟的想法吓了一跳。
“……”
“忘机,无羡是我的弟媳,我必然不会手下留情。”
“……”
“二哥哥,抱~”
转眼间,魏无羡竟变成了一个年仅五岁的儿童,心智没变。
“……好。”蓝忘机的耳垂已经发红。
“儿子!你变小啦?”
“嗯。”魏无羡吃了吃自己的手指,抬起头,眨了眨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
众人:好可爱,夷陵老祖小时候原来如此可爱。
“魏前辈好可爱啊!!”蓝景仪从聂怀桑的怀里蹦了出来,说出了所有蓝家小辈的心声。
蓝家小辈在为蓝景仪手动拜拜。
“景仪,雅正。”蓝忘机意外的没罚他。这让蓝家小辈有点惊讶。
原来――聂怀桑在蓝忘机第一次罚蓝景仪的时候,用传音符和蓝忘机说:含光君,你且不要罚景仪了,等结束,我送给你几本珍藏版龙阳春宫图!
咳咳,蓝忘机的雅正早就给丢了。若是放在以前,聂怀桑定是不敢如此,但,现在为了追景仪,胆子也放大了不少。
“唔。”魏无羡捏了捏蓝忘机的脸,很软,下一秒就直接亲了上去。蓝忘机耳尖和耳垂都发红,可以看得出蓝忘机此时的心里自诉。
蓝曦臣决定用抹额遮住眼睛,不看。
江澄觉得自家老攻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准备用紫电抽他几下。
众人:魏无羡都变小了,还能撒狗粮,天理呢?!
【视线中,浮出一个昏暗的屋顶,一张眉梢倒吊眼珠发绿的脸孔,正在他上方唾沫横飞:“你还敢去告状!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去告,你以为这家里真的有人会为你做主?”

    一旁围过来两个家仆模样的壮汉,道:“公子,都砸完了!”

    公子道:“怎么这么快?”家仆道:“这破屋子,东西本来没有多少。”

    公子大为满意,食指恨不得把他的鼻子戳进脑门里:“有胆子去告状,现在装死给谁看?好像谁稀罕你这些破铜烂铁废纸片似的,我都给你砸干净了,看你今后拿什么告状!去过几年仙门很了不起?还不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被人赶回来!”】
众人在为莫子渊手动拜拜。
他们已经蠢蠢欲动,但碍于思冬之前说过的话,又强行压了下来。
罪魁祸首魏无羡还在蓝忘机的怀里眨眼睛,仿佛他还小,什么事?我不知道。
【 魏无羡半死不活地思索:

    本人作古多年,真的不是装。

    这谁?

    这哪?

    他什么时候干过夺别人舍这种事情?】
众人对魏无羡的内心旁白逗笑了,但不敢笑出声。
江家人一脸担忧的看着魏无羡,魏无羡注意到了他们的视线,伸出三只手指,道:
“羡羡三岁啦!”

――――――――――――――――――――

说实话!
喜不喜欢我!(不要脸)

评论(11)

热度(2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