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夏

总被别人抛弃的垃圾一个♡

《抚今追昔》二

此为旁白:我刚刚看了好多大大的阅读体⊙▽⊙内容真的好甜,笔风又好∏▽∏。
不要脸的我又来更了∏▽∏
――――――――――――――――――――
“羡羡你不要搞事啊,搞事就把你变成女人”
魏无羡:WTF∏▽∏管我屁事,为什么受伤的总是我。
“噗嗤”众人已经笑得肩膀一耸一耸,但宠妻狂魔和江宇直在场不敢肆意妄为。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儿子没想到你还有这种时候!!”江澄/金凌/藏色散人毫无压力。
“晚吟不要如此。”
“切。”
“开始吧。”
【魏无羡死了。大快人心!】
刚开头便是死讯,含光君/江澄边上的气压已经接近0摄氏度。
“二哥哥你别生气,我那时候不是人人喊打喊杀的夷陵老祖嘛~我现在是含光君的小娇妻~”
“嗯。”
“忘机雅正,不可杀害无辜。”蓝曦臣一脸担忧的说道。
江澄闷哼一声,手指摸了摸紫电。
江厌离等人一旁担忧着,脸色并不怎么好。
众人:我感jio我的性命不保∏▽∏后悔药来一瓶可好?
【乱葬岗大围剿刚刚结束,未及第二日,这个消息便插翅一般飞遍了整个修真界,比之当初战火蔓延的速度有过之而无不及。】
魏无羡:“你们酱紫,我倒有点自豪。”
江澄:“呵。”
众人:重生技能有吗?∏▽∏
【一时之间,无论是世家名门,还是山野散修,人人都在谈论此次由四大玄门世家率领、大小百家参与混战的围剿行动。】
魏无羡:“看来各位都是很想杀我啊。”
江澄小声:“我没有。”
魏无羡:“师妹~看来你还是爱我的~”
江澄:“滚!”
“阿羡,我不在的几日你受苦了。”江厌离知晓魏无羡的性格,他定不会如此。
“师姐,我……”魏无羡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呢还是不好,师姐去世的当日他的打击很大,便低着头不说话。
众人束手无策,他们听谣言魏无羡六亲不认,放荡不羁,但看到这副画面也不免有些愧疚。
【“好好好,果然是大快人心!手刃这夷陵老祖的是哪位名是英豪?”
“还能是谁?他师弟小江宗主江澄呗,云梦江氏、兰陵金氏、姑苏蓝氏、清河聂氏四大家族打头阵,大义灭亲,把魏无羡那老巢『乱葬岗』一锅端了。”】
江厌离:“阿澄你……。”
魏无羡:“师姐,不是江澄杀的我,我。”
江澄眼眶周围微红,他当初不是想杀他的,只是……
“魏婴。”蓝湛抱住魏无羡,手止不住的颤抖。回来了,他的魏婴回来了。
“蓝湛,我回来了。”魏无羡笑了起来,扭头就去亲蓝湛。
(画面太温馨∏▽∏)
众人:我仿佛一个千瓦特的电灯泡。
【我说句公道话,杀得好。
立即有人鼓掌亮声应和..“不错,杀得好!要不是云梦江氏收养他栽培他,他魏婴这辈子就是个混迹乡野市井的庸徒,还谈什么别的?原先的江宗主可是把他当亲儿子在养,他倒好,公然叛逃,与百家为敌,丢尽了云梦江氏的脸,还害得江家几乎满门惨死。什么叫忘恩负义白眼狼?这就是!”
“江澄居然就让这厮嚣张了这么久,换了是我,当初魏某人叛逃时就不止捅他一刀,而是直接清理门户,否则他也没机会做出后来那些丧心病狂之事。对这种人,还讲什么同门同修青梅竹马的情面?”】
在旁听了许久的虞夫人拍桌而起,愤怒道:魏婴是我江家人,你们这些杂七杂八的也可以议论他?
温情应声答道:“魏无羡你当时就不应该答应救我们的。”
魏无羡抬起了头,又低了下去道:“我既然做了决定,便不会后悔,我真的一点也不悔。”
薛洋:“瞧瞧,你们这些正道人士一心想着杀人,那些邪门外道却想着救人,你们颜面何在?”
晓星尘:“阿洋……”晓星尘也觉得薛洋说得对,当时温家余孽并不坏,善心尚在,世家却定要灭门,也……
众人闻言低下了头,当时流言可信度高,一时糊涂。
【“可我听到的不是这样的啊?魏婴不是因为自己修炼邪术遭受反噬、受手下鬼将撕咬残食而死的吗?听说活活被咬碎成尸粉呢。”
“哈哈哈哈!这就叫做现世报。我早就想说了,他养的那批鬼将就像一群没拴好的疯狗到处咬人,最后咬死了自己,活该!”】
魏无羡:“我的那批鬼将可比狗好多了!”
江澄:“怎么可能!”
魏无羡:“比你的茉莉,菲菲,小爱,仙子好多了!”
江澄:“你!金凌!放仙子!”
金凌:“舅舅,仙子没来。⊙▽⊙”
众人:你俩关注点能不能靠谱点∏▽∏
“魏婴。”
“嗯?二哥哥。”
“别闹了。”
“好吧。●︿●”
【话虽如此,可此次围剿乱葬岗,若不是小江宗主依夷陵老祖的弱点拟订计划,成功与否还难说呢。你们可别忘了魏无羡手上有什么东西,当初一晚上三千多个成名修士是怎么全军覆没的。
“不是五千吗?”
“三千五千都差不多。五千更可信。”
“果真丧心病狂……”
“他死之前毁掉了阴虎符,倒也算积了一点阴德,否则留下那鬼东西继续残害他人,更加罪孽深厚喽。”】
薛洋:“三千五千人命都一样,你们也真是可怕。”
江澄一声不吭,那时候其实是拟订计划乘机救魏无羡的,没想到最后竟看到魏无羡死在他眼前。
“玩弄是非。”蓝湛也说话了,不过还是紧紧的抱着魏无羡,而魏无羡一直不说话,他有些难堪,原来自己……
众人: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阴虎符』三字一出,忽然?一阵静默,似乎都在顾忌着什么。片刻之后,一人慨叹道“哎……要说这魏无羡,当年也是仙门之中极负胜名的世家公子,并非不会有过佳绩。年少成名,何等风光恣意……究竟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
话题转移,议论声又纷纷然了起来。】
“究竟他是怎么走到这一步的呢?”金凌道。
“因为羡羡没有了金丹,实在无路可走只好走独木桥。但,独木桥的尽头有蓝忘机等他。”许久没有说话的思冬终于开口给大家带来了一个惊天动地的回答。
“阿羡,痛吗?你怎么不说呢?”师姐终是快要哭了出来。
“魏无羡你……”
“魏婴,为何不说?”
“二哥哥,我……师姐不疼,我只是……”魏无羡语塞,难道要说是刨给江澄了吗?
“魏无羡!你别胡说了!刨金丹时人必须是清醒的,晕过去就醒不过来了!把握只有五成,你!”温情终是忍无可忍的吼道。
“阿羡,阿羡……”江厌离终究是哭了出来,原来自己不在的那段日子,自己的弟弟竟过的如此。
“魏无羡,你……”金凌/江澄道。
“魏婴。”蓝忘机无意识的收紧了环在魏无羡腰上的手,心里很是心疼。痛在他身,同痛在我心。
“魏婴,你把金丹刨给谁了?”
魏无羡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但总说不出口。
“魏前辈……”蓝思追等小辈道。
“好了,继续吧。”
【由此可见,修炼终是非走正统路不可。邪门歪道,一时风光无限,好像很嚣张很了不起?嘿,最后是什么下场?
掷地有声道:“死无全尸!”
“也不全是修炼之道害的,归根结底还是魏无羡此人人品太差,天怒人怨啊。所谓善恶终有报,天道好轮回。”】
薛洋:“人品太差?人家如果人品差的话你们估计活不到现在。”
众人:性命堪忧啊∏▽∏
      【身死之后,盖棺定论。所论内容大同小异,偶有微弱的异声,也立刻被压了下去。

    只是每个人的心头都压着同一个没敢说出来的念头。

    魏无羡的残魂无法召唤。也就是说,找不到他的魂魄。

    也许是在被万鬼吞噬之时一同被分食了。

    也许是逃逸了。

    若是前者,自然皆大欢喜。然而,夷陵老祖有翻天灭地、移山倒海之能,没有人怀疑这一点。若是后者,一旦他哪日元神复位,夺舍重生,届时,修真界甚至整个人间必将迎来更加丧心病狂的报复和诅咒,陷入暗无天日和腥风血雨之中。

    将一百二十座镇山石兽压在乱葬岗顶,各大家族开始进行频繁的召魂仪式,严查夺舍,搜集各地异象,高度戒备。

    第一年,风平浪静。

    第二年,风平浪静。

    第三年,风平浪静。

    ……

    第十三年,依然风平浪静。

    越来越多的人相信,也许,夷陵老祖真的神魂俱灭了。

    纵使曾翻手为云覆手雨,也终归有一日成为被翻覆的那一个。
      没有人会被永远奉在神坛之上,传说也仅仅只是传说而已。

魏无羡:蓝湛,谢谢你一直爱我。
蓝忘机:魏婴,我易心悦你。
江澄:好了好了,辣眼睛!
魏无羡:略略略,我不管。
江澄:你!
众人:今天又tm是吃狗粮的一天∏▽∏
――――――――――――――――――――

不管啦,累死啦,弃坑啦∏▽∏

评论(65)

热度(2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