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夏

总被别人抛弃的垃圾一个♡

《抚今追昔》九

『举手察看,果然,两腕都交错着数道伤痕。扯开衣带,黑衣之下,胸膛、腹部也有利器划过的痕迹。伤口的血虽已止住,可魏无羡知道,这不是普通的伤。如果不为身主完成愿望,这些伤口便无法愈合。拖得越久越严重。超过期限,就会让接收这具身体的他,连人带魂,活活地被撕裂。』

如今回想起来,魏无羡还是于心不忍在心里暗道:“岂有此理?!”莫不是招阴旗乃我所致,怕不是我早已神魂俱灭!

经刚刚那一处戏闹,怕不是没人敢再次侮辱魏无羡了……修士们不禁开始窃窃私语,场面杂乱不堪。

薛洋凑到魏无羡身旁道:“魏无羡他们也许在讲你坏话呢,你不做点反应正正自己的威严?”说是正威严,实是薛洋想看看魏无羡这具灵力低弱,连金丹的毛毛都没有看到的身体,配不配当他的师傅。

魏无羡耸耸肩,不以为然。随后开口道:“薛洋啊,不是别人说你错,错的就是你。”话毕,魏无羡朝着薛洋莞尔一笑。

[是的啊,别人说我错……我不得不承认……我错了。]魏无羡心里暗道[……对不起蓝湛]转瞬即逝的伤心,魏无羡猛的抱住了蓝湛[让你久等了。]

“妈的死给。”江澄脸一黑。魏无羡啊魏无羡,你若是在蓝、家过不好就给我死回莲花坞来!莲花坞……随时欢迎你回来。

江厌离欣慰

江晚吟表示自家猪崽子嫁出去了,才没有伤心。

魏无羡大声说道:“继续继续,散了都散了。”

『魏无羡再三确认,心中连说了数十声“岂有此理!”,终于能勉强扶墙起身。』

对于勉强扶墙起身这个动作,在坐的五位小受都深有感触,不禁背后一阵寒颤。

魏无羡率先开口道:“这可不能怪我,为了保自己的小命迫不得已嘛~”

轻轻松松的语调。

众人:杀人狂魔!冷血动物!不知悔改!

即使再怎么想骂魏无羡,也不得不守口如瓶。

他们可不像上一个温家人一样,鲁莽且愚昧。

蓝忘机面不改色

江厌离莞尔一笑

蓝曦臣端茶慢品

聂怀桑扇扇扇子

  ……

思冬挥袖道:“是非对错,耳听为虚,眼见为实。各位继续。”

『这间屋子大是大,却又空又寒酸,床罩棉被也不知多少日没有换洗了。墙角有一只竹篓,原本是用来扔废物的,方才被踢倒,脏物废纸滚落满地。魏无羡观察周遭,随手拾起一只纸团,展开一看,竟密密麻麻写满了字。他忙把地上所有的纸团都收集起来。』

薛洋调笑道:“魏无羡你可真可怜。”

魏无羡瞥了一眼薛洋,无所谓谓道:“这莫玄羽可怜,连带着我献舍重生后也跟着可怜。”说完,无奈地摇了摇头。

江澄心里暗道[若是早知道有这等禁术,就算是违背天命,他也要把魏无羡招回来,还有爹娘……师姐……]

今非昔比,有人期盼未来,有人怀念过去……

云梦双杰……云梦江氏……莲花坞……是魏无羡和江澄多么想回到过去的未来啊。

蓝忘机心疼地抱紧魏无羡。

魏无羡感受到抱着自己腰的双手紧了紧后,笑吟吟地扭头和蓝忘机打趣:“二哥哥心疼我啊?”

“嗯。”

“那以后就好生待我嘛~”

“必定的。”

江澄:妈的死给。

 『这纸上的字应当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苦闷之时写来发泄的东西。有些字句段落语无伦次、颠三倒四,焦虑紧张透过扭曲的字迹透纸扑面而来。魏无羡耐着性子一张张看过,越看越是觉得,太不对劲。』

魏无羡哭诉道:“哦天呐,看书真是折磨死我,那些龙飞凤舞的是什么……我不认识……”

江澄一本正经地道:“哦,真可怜。”

薛洋憋笑得颤颤巍巍地说:“夷陵见狗怂……再加一个夷陵不认字……噗哈哈。”

魏无羡略带恼怒答道:“小屁孩边边去,你丫的才不认字。”

薛洋脸上的笑容渐渐凝固,假笑道:“见狗怂你不就比我老个几岁……你……找死!”薛洋一把拔出降灾,剑锋指着魏无羡。

魏无羡料到薛洋会恼羞成怒,笑道:“哎呀呀,我好怕鸭~”

晓星尘把薛洋拽到自己怀里抱好,任薛洋怎样挣扎,就是挣不开晓星尘的怀抱。晓星尘低头在薛洋耳边轻声道:“阿洋精神这么好……不如回去我们和师侄他们一样天天?”

薛洋一脸惊讶地望着晓星尘,晓星尘白净地脸笑起来更显得他的无辜单纯。

嗯,薛洋老老实实地不动了。

魏无羡表示憋笑憋得难受。

 『连蒙带猜,大致捋清了一些东西。 』

江澄道:“看来你还挺会猜。”

魏无羡自豪道:“那是~”

江澄一脸微笑地对着魏无羡说:“那你猜猜我现在想干嘛?”

魏无羡沉默一阵……开口道:“你想干嘛?”

江澄唤出紫电,答道:“抽你。”

魏无羡无所畏惧,赶忙说道:“嘤嘤嘤师妹你好狠心!”

江澄一脸嫌弃地说道:“滚!”

  

  

  


  

—————————————————————————————

 这周第一更。

 晚上可能还会有一更……


评论(4)

热度(1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