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夏

总被别人抛弃的垃圾一个♡

《自恋夸》

“我,夷陵老祖,羡三岁可是夷陵最帅的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夷陵老祖叉着腰自豪的说到,手里还端着一坛天子笑拼命的往嘴里灌。
魏无羡脸呈微红,显来就是天子笑喝多了,本人还不知自的继续喝。魏无羡向来酒品极好,但不知今日为何只有十几坛就昏昏沉沉了。
“魏无羡!就你还最帅的娃?被你的蓝二天天去吧!”云梦双杰日常互怼。
“晚吟,别喝了。”温宁在一旁劝阻自己的夫君,不然自家夫君没准就要和自家公子打起来了。
“嗯……”江澄一手把温宁捞到自己怀q里,下颚抵着温宁的肩膀缓缓的吹气。
“诶诶诶?!”温宁感到江澄的吹气的时候一瞬间脸和耳朵都红透了,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江澄对温宁的反应甚是满意,不由得调笑一声。然后瞅瞅魏无羡已经被蓝二抱回去睡觉了,自己也公主抱般抱起温宁回屋睡觉。
一切顺利进行,等睡过去的孩子——慢慢苏醒,醒来看见的,只有陌生的世界……

惊奇……
还是惊讶?

“哇哦!”魏无羡两眼放光的环视周围的,丝毫不畏惧陌生地的一草一物。
碍于自己窝在蓝忘机怀里,又舍不得吵醒他,干脆就自己小心翼翼的移动。
尚未等魏无羡成功脱身,蓝忘机便早已睁眼看他了。魏无羡见蓝忘机醒了,兴奋得直接一口吧唧上去。
蓝忘机被这突然其来的吻弄得愣了几秒,但宠妻归宠妻,床事等上可不能被比下去。蓝忘机随即反压,把魏无羡嘴里的空气掠夺的几乎寥寥无几才肯罢休。
魏无羡甘拜下风,用手擦着深吻时控制不住流下来的唾液,大口大口的喘气,蓝忘机在后拍拍魏无羡的背。
江澄式破口大骂:“妈的死给。”
魏无羡一听就不乐意了,等气缓过来了大声道:“江宗主难不成不是死给?”魏无羡反问式的挑眉。
《震惊!云梦双杰日常互怼,争论直成蚊香的江总主是否是死给?!》

旁白:卖报纸,卖报纸,争论云梦双杰之一江总主是否是死给~五块钱一份~

江澄满脸黑线,顾不上自家媳妇的劝阻,拿起紫电就往别人身上抽,划重点,别人身上。江澄赌气式的扭头像温宁索吻,温宁脸瞬间红成了个大柿子,浑身都在颤抖,身体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移动,仿佛江宗主逼良为娼。

《震惊!云梦江氏霸总江晚吟?!调戏纯情可耐温宁?!》

盘白:五块钱一份~五块钱一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神助攻上线~
温宁一点一点移动的身体被一个不知名女子摁住头径直往江澄脸上送。
啾~
温宁手忙脚乱地与江总主拉远距离,在一个稍微偏僻但能望见自家夫君的位置上安顿下来。低着头,脸到耳朵根一片红,活脱脱像一个被霸总调戏的纯情妹子。
许久,等温宁抬起头来,就望见自家姐姐一副惆帐的神情在望着自己。
“姐……姐姐?!”温宁略有惊讶,话都结结巴巴说不清。
温情抓住温宁后劲衣襟,毫不费力的往江宗主那里拖过去,嘴上念叨着温宁:
“和人家江宗主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这么害羞……”
温宁一动不动地认人裁治,一直到温情把自己拖到江澄面前。
江澄像温情投以感激的目光,温情点点头然后嘱咐着温宁不要害怕,江宗主欺负你回娘家,知道了吗?温宁上下点了点头。

“小矮子?”薛洋起来就看不见自家矮子,心里甚是疑问。连忙喊了一声金光瑶的绰号,一边跺跺脚。心道:
“这鬼地方的地面这么这么软啊?”
心语毕,他低头望去,这一望他吓到了——金鳞台仙都金光瑶and自家夫君被自己踩在脚底?!自己还踩了好几下?!

求:自己的腰还好吗?
心胸宽广的金光瑶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划掉)金光瑶发现自家崽子终于发现了自己,强颜欢笑般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脚印和灰尘。用笑容预示着薛洋的腰的程度。
薛洋感觉背后寒颤,这时候就用到了夷陵老祖名句: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夷陵老祖正和蓝忘机唧唧歪歪,家规什么的通通都抛到脑后。魏无羡突然打了个喷嚏,他用手去搓了搓鼻子。
蓝忘机担忧道:“昨晚夜着凉了?”
魏无羡笑嘻嘻道:“是有人念叨我了吧~”
蓝忘机脸色一沉警告道:“不行,你是我的!”
魏无羡计谋得逞了,狐狸尾巴在后头摇来摇去(误)笑道:“对对对,是你的。”
话说完变双手搂着蓝忘机脖子,安慰式的拍了拍背。
蓝忘机闭上眼睛,安心道:“嗯。”

————————————————————

下次玩卡文……o(´^`)o
我想和江澄抢温宁……才不是脚踏两只船!

评论(24)

热度(6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