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夏

总被别人抛弃的垃圾一个♡

《荒唐》小番外

“师妹!悠着点!腰别折了!”魏无羡刚醒来,大老远就望见自家师妹在秀恩爱。
“滚!”江澄闻声望去,不见一人,随口脱出便是傲娇的气息。
“嘶——”魏无羡见自家师妹影子越来越淡,直至望不到,才用手撑地而起。
为毛自己的腰痛?!
魏无羡带着满脸疑惑,和内心十万个草泥马在这个以云雾为地的地方走动。走了许久,魏无羡干脆就倒在地上,好在地是云朵所组成,不会太疼,不然魏无羡觉得自己脑震荡都要有了。
魏无羡身体开为“大”字,仰望着自己正上方的白色,白色白色,只有白色。怎么比小古板还古板啊!魏无羡如实想到。
白色的云雾缭绕着魏无羡四周的空间,魏无羡困意又要被撩起了,魏无羡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魏无羡在睡着的边缘试探着,他在自己意识快要消失的20秒的时候,他——

[小古板好像最讨厌我了,他可喜欢那个孟子义了呢。
没办法,我魏无羡大人有大量,让给她了!
下一世,蓝湛我就拿走了!]

5
魏无羡眨了下眼睛,泪水已开始在眼眶里储蓄。

4
魏无羡努力睁着眼睛,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哭呢?

3
魏无羡感到眼皮已开始打颤,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魏无羡放弃了。

2
魏无羡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回忆着自己年少与蓝湛的经历。

1
魏无羡的眼角旁流出一滴水,顺着他的脸滑落,落到他的发丝中,他开心地想到:

[等我再醒来,蓝湛就是我的啦!]

等江澄等人找到魏无羡的时候,魏无羡眼旁的泪痕已干涸,嘴角抿着微小弧度的微笑。
蓝忘机站在他的旁边,凝立了许久。各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窜上心头,蓝忘机低着头,周围的冷气已到达了极致。
等到江澄的眼泪滴到魏无羡身上的时候,魏无羡的身体开始消散。
江澄失神地瘫痪在地上,蓝曦臣将江澄拉起轻轻地把他靠在自己怀里。
蓝家小辈们一个个呆住了,有些已不知不觉地流下眼泪。蓝思追和蓝景仪的表情在看见魏无羡尸体的刹时固定,眼眶微红,但眼泪在眼眶里越积越多。
金凌在看到魏无羡死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该怎么办?莫名的火气窜上心间,走到魏无羡的前面跪了下来,手打颤的拽着魏无羡的衣领,泪流满面,大喊到:“魏无羡!你不是很能耐吗?这时候给我起来啊!起来!”
金凌手已经快要泄力,最后到无神的低声嚷嚷。蓝思追见了甚是心疼,双层夹击的情况下,他记起了一切——他手拉着金凌的手,身体不住的颤抖,说话的声音开始颤抖,他全然忘记了蓝氏家规所言,他大声到:
“没钱哥哥!有钱哥哥在你旁边啦,你们好好聊天。等你们成了,我就有两个干爹爹啦!”
蓝思追的眼泪已经不争气的往外流淌,蓝思追迷茫的抬起了头,朝着蓝忘机的方向,像初次见面一样笑着,他笑道:
     “有钱哥哥,没钱哥哥很喜欢,很喜欢你。他每次都会和我讲你们小时候的事,没钱哥哥他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蓝思追笑着流泪地说完,他扶起金凌,在他额头上真挚一吻,下月夏天,严严暑意都不及我对你的爱意。
蓝景仪手紧紧的拽着衣摆,他极力的克制的泪水不让他流下。聂怀桑打开扇子,若有所思的扇了扇,他走近蓝景仪拥他入怀,蓝景仪呆住了,聂怀桑用扇子遮住了他们俩,低头吻上蓝景仪的抹额,低声道:
“哭吧,别拘束着自己。”
说着,蓝景仪埋在聂怀桑胸前低声抽泣,手改成了紧紧拽着聂怀桑的衣服,现在,不管有没有旁观者 ,我们的空间是隐私的。我的宝藏在哭泣,谁也不准看到。
薛洋见此景,颔首冷笑了,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对啊?道长,道长……地痞小流氓的薛洋,他正在流泪……我,有心吗?薛洋眼神暗了暗,看到晓星尘站在宋岗旁边,看起来真是天生一对啊……薛洋移了移自己依偎在晓星尘的位置,朝无人的空地上走去。薛洋的内心很纠纷,他弄不清自己对晓星尘的感情……

薛洋看了看周围的那些情侣,唉……晓星尘注意到了薛洋的离开,但未曾表现出来,他想看看薛洋到底有什么心事……他的眼神随着薛洋的一举一动而转移,晓星尘看懂了薛洋的心事,忍不住轻笑。这小家伙还是个醋包?
晓星尘慢慢的朝薛洋走去,薛洋还沉浸在自己的脑海中的……

一步……
两步……
晓星尘离薛洋的距离越来越短,薛洋还是没有注意到晓星尘的靠近,仍低头沉思。
二十二步,晓星尘用手拖起薛洋的头,在薛洋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唇与唇相触。薛洋一下子想通了——

[我喜欢道长!]

彼时,蓝忘机仍注视着魏无羡,在魏无羡一点一滴的消散的时候。
蓝忘机用手穿过魏无羡膝下,手放在魏无羡颈后,公主抱般把他小心翼翼的抱起。蓝忘机低着头看着魏无羡,想着魏无羡的每一个表情,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在魏无羡身上,眼泪使魏无羡的本身消散的速度加快。
蓝忘机俯头朝着魏无羡的唇上一吻,魏无羡消散的速度已大大增加,魏无羡每一点一滴的消散,都在蓝忘机心上一点一滴的割下一块肉。
吻罢,蓝忘机手上已空空如也。

接下来,《冷漠仙君的逃婚小娇妻》开拍~





——————————————————————

♡♥

评论(42)

热度(1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