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夏

杂食动物✔
不拆官配✔
群聊:817535010✔
QQ:488841346✔

祝羡羡生日快乐♡

我的三岁羡大宝贝生快~


欢迎加入魔道群,群聊号码:938631413
上次的宣群没带群号……嘤……
我给大家介绍一下辣个群,并不是我的:
群主是总受
唯我独攻
他们秀恩爱是日常,可找cp。
戏群/
主要是戏群/
要演戏的/

随便带一句:我不会更文的🌚

《自恋夸》

“我,夷陵老祖,羡三岁可是夷陵最帅的娃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夷陵老祖叉着腰自豪的说到,手里还端着一坛天子笑拼命的往嘴里灌。
魏无羡脸呈微红,显来就是天子笑喝多了,本人还不知自的继续喝。魏无羡向来酒品极好,但不知今日为何只有十几坛就昏昏沉沉了。
“魏无羡!就你还最帅的娃?被你的蓝二天天去吧!”云梦双杰日常互怼。
“晚吟,别喝了。”温宁在一旁劝阻自己的夫君,不然自家夫君没准就要和自家公子打起来了。
“嗯……”江澄一手把温宁捞到自己怀q里,下颚抵着温宁的肩膀缓缓的吹气。
“诶诶诶?!”温宁感到江澄的吹气的时候一瞬间脸和耳朵都红透了,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
江澄对温宁的反应甚是满意,不由得调笑一声。然后瞅瞅魏无羡已经被蓝二抱回去睡觉了,自己也公主抱般抱起温宁回屋睡觉。
一切顺利进行,等睡过去的孩子——慢慢苏醒,醒来看见的,只有陌生的世界……

惊奇……
还是惊讶?

“哇哦!”魏无羡两眼放光的环视周围的,丝毫不畏惧陌生地的一草一物。
碍于自己窝在蓝忘机怀里,又舍不得吵醒他,干脆就自己小心翼翼的移动。
尚未等魏无羡成功脱身,蓝忘机便早已睁眼看他了。魏无羡见蓝忘机醒了,兴奋得直接一口吧唧上去。
蓝忘机被这突然其来的吻弄得愣了几秒,但宠妻归宠妻,床事等上可不能被比下去。蓝忘机随即反压,把魏无羡嘴里的空气掠夺的几乎寥寥无几才肯罢休。
魏无羡甘拜下风,用手擦着深吻时控制不住流下来的唾液,大口大口的喘气,蓝忘机在后拍拍魏无羡的背。
江澄式破口大骂:“妈的死给。”
魏无羡一听就不乐意了,等气缓过来了大声道:“江宗主难不成不是死给?”魏无羡反问式的挑眉。
《震惊!云梦双杰日常互怼,争论直成蚊香的江总主是否是死给?!》

旁白:卖报纸,卖报纸,争论云梦双杰之一江总主是否是死给~五块钱一份~

江澄满脸黑线,顾不上自家媳妇的劝阻,拿起紫电就往别人身上抽,划重点,别人身上。江澄赌气式的扭头像温宁索吻,温宁脸瞬间红成了个大柿子,浑身都在颤抖,身体小心翼翼地一点一点移动,仿佛江宗主逼良为娼。

《震惊!云梦江氏霸总江晚吟?!调戏纯情可耐温宁?!》

盘白:五块钱一份~五块钱一份~走过路过不要错过~

神助攻上线~
温宁一点一点移动的身体被一个不知名女子摁住头径直往江澄脸上送。
啾~
温宁手忙脚乱地与江总主拉远距离,在一个稍微偏僻但能望见自家夫君的位置上安顿下来。低着头,脸到耳朵根一片红,活脱脱像一个被霸总调戏的纯情妹子。
许久,等温宁抬起头来,就望见自家姐姐一副惆帐的神情在望着自己。
“姐……姐姐?!”温宁略有惊讶,话都结结巴巴说不清。
温情抓住温宁后劲衣襟,毫不费力的往江宗主那里拖过去,嘴上念叨着温宁:
“和人家江宗主在一起这么久了,还这么害羞……”
温宁一动不动地认人裁治,一直到温情把自己拖到江澄面前。
江澄像温情投以感激的目光,温情点点头然后嘱咐着温宁不要害怕,江宗主欺负你回娘家,知道了吗?温宁上下点了点头。

“小矮子?”薛洋起来就看不见自家矮子,心里甚是疑问。连忙喊了一声金光瑶的绰号,一边跺跺脚。心道:
“这鬼地方的地面这么这么软啊?”
心语毕,他低头望去,这一望他吓到了——金鳞台仙都金光瑶and自家夫君被自己踩在脚底?!自己还踩了好几下?!

求:自己的腰还好吗?
心胸宽广的金光瑶当然是选择原谅他啦(划掉)金光瑶发现自家崽子终于发现了自己,强颜欢笑般拍了拍自己衣服上的脚印和灰尘。用笑容预示着薛洋的腰的程度。
薛洋感觉背后寒颤,这时候就用到了夷陵老祖名句:
生前哪管身后事,浪得几日是几日~

夷陵老祖正和蓝忘机唧唧歪歪,家规什么的通通都抛到脑后。魏无羡突然打了个喷嚏,他用手去搓了搓鼻子。
蓝忘机担忧道:“昨晚夜着凉了?”
魏无羡笑嘻嘻道:“是有人念叨我了吧~”
蓝忘机脸色一沉警告道:“不行,你是我的!”
魏无羡计谋得逞了,狐狸尾巴在后头摇来摇去(误)笑道:“对对对,是你的。”
话说完变双手搂着蓝忘机脖子,安慰式的拍了拍背。
蓝忘机闭上眼睛,安心道:“嗯。”

————————————————————

下次玩卡文……o(´^`)o
我想和江澄抢温宁……才不是脚踏两只船!

《荒唐》小番外

“师妹!悠着点!腰别折了!”魏无羡刚醒来,大老远就望见自家师妹在秀恩爱。
“滚!”江澄闻声望去,不见一人,随口脱出便是傲娇的气息。
“嘶——”魏无羡见自家师妹影子越来越淡,直至望不到,才用手撑地而起。
为毛自己的腰痛?!
魏无羡带着满脸疑惑,和内心十万个草泥马在这个以云雾为地的地方走动。走了许久,魏无羡干脆就倒在地上,好在地是云朵所组成,不会太疼,不然魏无羡觉得自己脑震荡都要有了。
魏无羡身体开为“大”字,仰望着自己正上方的白色,白色白色,只有白色。怎么比小古板还古板啊!魏无羡如实想到。
白色的云雾缭绕着魏无羡四周的空间,魏无羡困意又要被撩起了,魏无羡打了个哈欠,懒洋洋的伸了个懒腰。
魏无羡在睡着的边缘试探着,他在自己意识快要消失的20秒的时候,他——

[小古板好像最讨厌我了,他可喜欢那个孟子义了呢。
没办法,我魏无羡大人有大量,让给她了!
下一世,蓝湛我就拿走了!]

5
魏无羡眨了下眼睛,泪水已开始在眼眶里储蓄。

4
魏无羡努力睁着眼睛,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哭呢?

3
魏无羡感到眼皮已开始打颤,男子汉大丈夫能屈能伸!魏无羡放弃了。

2
魏无羡闭上了眼睛,脑子里回忆着自己年少与蓝湛的经历。

1
魏无羡的眼角旁流出一滴水,顺着他的脸滑落,落到他的发丝中,他开心地想到:

[等我再醒来,蓝湛就是我的啦!]

等江澄等人找到魏无羡的时候,魏无羡眼旁的泪痕已干涸,嘴角抿着微小弧度的微笑。
蓝忘机站在他的旁边,凝立了许久。各种莫名其妙的感觉窜上心头,蓝忘机低着头,周围的冷气已到达了极致。
等到江澄的眼泪滴到魏无羡身上的时候,魏无羡的身体开始消散。
江澄失神地瘫痪在地上,蓝曦臣将江澄拉起轻轻地把他靠在自己怀里。
蓝家小辈们一个个呆住了,有些已不知不觉地流下眼泪。蓝思追和蓝景仪的表情在看见魏无羡尸体的刹时固定,眼眶微红,但眼泪在眼眶里越积越多。
金凌在看到魏无羡死了的时候,他觉得自己该怎么办?莫名的火气窜上心间,走到魏无羡的前面跪了下来,手打颤的拽着魏无羡的衣领,泪流满面,大喊到:“魏无羡!你不是很能耐吗?这时候给我起来啊!起来!”
金凌手已经快要泄力,最后到无神的低声嚷嚷。蓝思追见了甚是心疼,双层夹击的情况下,他记起了一切——他手拉着金凌的手,身体不住的颤抖,说话的声音开始颤抖,他全然忘记了蓝氏家规所言,他大声到:
“没钱哥哥!有钱哥哥在你旁边啦,你们好好聊天。等你们成了,我就有两个干爹爹啦!”
蓝思追的眼泪已经不争气的往外流淌,蓝思追迷茫的抬起了头,朝着蓝忘机的方向,像初次见面一样笑着,他笑道:
     “有钱哥哥,没钱哥哥很喜欢,很喜欢你。他每次都会和我讲你们小时候的事,没钱哥哥他真的,真的很喜欢你……”
蓝思追笑着流泪地说完,他扶起金凌,在他额头上真挚一吻,下月夏天,严严暑意都不及我对你的爱意。
蓝景仪手紧紧的拽着衣摆,他极力的克制的泪水不让他流下。聂怀桑打开扇子,若有所思的扇了扇,他走近蓝景仪拥他入怀,蓝景仪呆住了,聂怀桑用扇子遮住了他们俩,低头吻上蓝景仪的抹额,低声道:
“哭吧,别拘束着自己。”
说着,蓝景仪埋在聂怀桑胸前低声抽泣,手改成了紧紧拽着聂怀桑的衣服,现在,不管有没有旁观者 ,我们的空间是隐私的。我的宝藏在哭泣,谁也不准看到。
薛洋见此景,颔首冷笑了,此情此景似曾相识,对啊?道长,道长……地痞小流氓的薛洋,他正在流泪……我,有心吗?薛洋眼神暗了暗,看到晓星尘站在宋岗旁边,看起来真是天生一对啊……薛洋移了移自己依偎在晓星尘的位置,朝无人的空地上走去。薛洋的内心很纠纷,他弄不清自己对晓星尘的感情……

薛洋看了看周围的那些情侣,唉……晓星尘注意到了薛洋的离开,但未曾表现出来,他想看看薛洋到底有什么心事……他的眼神随着薛洋的一举一动而转移,晓星尘看懂了薛洋的心事,忍不住轻笑。这小家伙还是个醋包?
晓星尘慢慢的朝薛洋走去,薛洋还沉浸在自己的脑海中的……

一步……
两步……
晓星尘离薛洋的距离越来越短,薛洋还是没有注意到晓星尘的靠近,仍低头沉思。
二十二步,晓星尘用手拖起薛洋的头,在薛洋还没反应过来之际,唇与唇相触。薛洋一下子想通了——

[我喜欢道长!]

彼时,蓝忘机仍注视着魏无羡,在魏无羡一点一滴的消散的时候。
蓝忘机用手穿过魏无羡膝下,手放在魏无羡颈后,公主抱般把他小心翼翼的抱起。蓝忘机低着头看着魏无羡,想着魏无羡的每一个表情,眼泪一滴一滴的掉落在魏无羡身上,眼泪使魏无羡的本身消散的速度加快。
蓝忘机俯头朝着魏无羡的唇上一吻,魏无羡消散的速度已大大增加,魏无羡每一点一滴的消散,都在蓝忘机心上一点一滴的割下一块肉。
吻罢,蓝忘机手上已空空如也。

接下来,《冷漠仙君的逃婚小娇妻》开拍~





——————————————————————

♡♥

《抚今追昔》五

emmmm,《荒唐》够虐吗??不虐我再撒点盐??
别打我!😝
――――――――――――――――――――
       “不会吧?”魏无羡小心翼翼的弱声问道。
       “嗯。”思冬意味深长的点了点头。
       “可以跳过吗??”魏无羡可怜巴巴的问道,委屈的小眼神一直往思冬的身上瞟。
        “你家二哥哥不会吃醋吗?”思冬无论魏无羡怎么说也不肯跳过。
        “魏婴。”蓝湛注意到了魏无羡的小动作冷声道。
        “二哥哥……她欺负我!QAQ.”魏无羡头噌到蓝忘机胸膛,心脏疯狂的跳动,魏无羡感觉自己脸都要跟着振动起来。
       “……”蓝忘机耳垂微红,用手摸了摸魏无羡的脑袋。
       “欺负?魏无羡你还会被欺负?嘴皮子不挺厉害的吗?”说到欺负,江澄就扭头手抚了抚紫电,用质问的声调问道。
        “那也没师妹叫床厉害。”魏无羡一脸猥琐(划掉)纯真的答道。
        “这么劲爆的吗?!”金凌小朋友一脸惊讶的喊到 。
         “原来江宗主是受啊……”蓝景仪应声接到。
         “阿凌,景仪你们不要闹了。”蓝思追一脸无奈,一个是自己老婆,一个是自己兄弟,这狗血场面啊∏▽∏打不是,又骂不了。
        “魏无羡!”江澄已经闹羞成怒,拿起紫鞭就往地上抽,嗯,地上。
         “无羡不要闹了,忘机你管管。”蓝曦臣起身把江澄拉回了他怀里,安慰似的摸了摸他的头。
           “切。”江澄氏骄傲。
           “继续。”思冬没等魏无羡抗议就继续了。
【这是一种古老的禁术,与其说是阵法,不如说是诅咒。发阵者以凶器自残,在身上割出伤口,用自己的血画出阵法和咒文之后,坐于环阵中央,召唤十恶不赦的厉鬼邪神,祈求被召唤的邪灵完成自己的愿望。代价则是肉身献给邪灵,魂魄归于大地。
    这便是与“夺舍”截然相反的“献舍禁术”。】
        “魏前辈知道这么多啊……”蓝景仪一脸羡慕。
        “这就叫天资!”魏无羡窝在蓝忘机怀里,奶声奶气的答道。
          『怕是当受的天资吧……』蓝景仪在内心默默吐槽,朝魏无羡看不见的地方做了个鄙夷的手势。
众人:这就是当初我们为什么怕魏无羡怕的要死的说法之一!
【由于代价惨重,怨气极重,鲜少有人敢于实施,毕竟很少有愿望强烈到能让一个活人心甘情愿献出自己的一切。古书上所记载的例子,有证可靠的,千百年来不过三四人。这三四人的愿望无一例外,都是复仇,召唤来的邪灵都完美地以残忍血腥的方式为他们实现了愿望。】
   “那莫玄雨到底有什么愿望啊?”金凌问道。
   “不要急嘛,等一下就会知道了。”魏无羡叹了口气。
    “哦,好吧。”金凌无可奈何的答道。
    “阿凌坐下吧。”蓝思追拉着金凌手说。
    “哦哦,好吧。”金凌一脸通红的说,语气倒是有点“不情愿”。
       这年头,小辈都学坏了……蓝启仁气急败坏的捏碎了个茶杯,心里默念着蓝氏家规。
――――――――――――――――――――
这个甜的吧?😄

          
   

我好像也还没评分(捂脸)
各位道友去评分吧,说真的我还不知道可以评分啊……

我平时不在乎什么,但在忘羡的立场上——
黑叽黑羡都不行,忘羡底线。

《抚今追昔》四

《我还喜欢你吗?》这篇我先理理,目前没有还没有理清剧情 。
――――――――――――――――――――
【 这名公子人也踹了,屋也砸了,出够了气,带着两名家仆大摇大摆迈出门去,哐的关上门,高声命令:“看牢了,这个月别让他出来丢人现眼!”】
江澄闷哼一声,冷声道:“曾翻天覆地夷陵老祖能丢人现眼?”
蓝曦臣摸摸了江澄头发,软软的,就直接用嘴亲了上去。弄得江澄脸一阵白一阵红。
众人默默为这位勇敢青年点蜡,希望他能见到明日的太阳。
蓝忘机抬眼望了四周一圈,准备用眼神杀人(误)气场强大到不正常,三岁羡立马去哄哄这个“宠妻狂魔”,一会儿吧唧一口,一会儿戳戳小脸蛋,场面十分温馨。温馨到众人眼泪花花,蓝老前辈吐血晕倒在自己老攻怀着 。
【 待到人走远了,一阵寂静,魏无羡便想坐起来。
    然而肢体不听使唤,又躺了回去。他只得翻了个身,看着陌生的环境和这满地狼藉,一阵头晕。】
江厌离看着着实心疼,但看着只有五岁的羡羡眨巴眨巴着眼睛,嘴里吃着他自己的手指的时候,含着泪笑了出来。
江澄赌气,转头不看屏幕。同为“宠妻狂魔”的蓝曦臣手动无奈,自己的老婆只能自己宠。
魏无羡若无其事的抓住蓝忘机的手指,抓起就往自己脸上戳了戳。蓝忘机耳垂红了起来,魏无羡朝蓝忘机笑了笑 。
蓝忘机看到自己老婆(咳咳,对,老婆。)刚重生竟然受如此待遇,手不禁握成了拳头。
【一旁有一面被掷地的铜镜,魏无羡顺手摸来一看,一张白得出奇的面孔出现在镜中,两坨大红不均匀也不对称地坨在面颊一左一右,只要伸出一条鲜红的长舌,活活就是个吊死鬼。他扔开镜子,一抹脸,抹下一手白粉。
    万幸,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只是品味清奇。一个大男人,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还涂得如此之丑,噫,如何能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and蓝景仪and藏色散人and金凌毫无压力,因为他们有老攻/老公。
“景仪……”蓝忘机正准备罚蓝景仪但碍于之前的话,不得以……
“是!含光君我知错了……”蓝景仪表示害怕,窝在聂怀桑的怀里不出来。
“嗯。”蓝忘机抱着魏无羡,魏无羡现在只有五岁身体,盘着小腿坐在蓝忘机腿上,眼睛扑哧扑哧的眨着。
江厌离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阿羡,笑出了声,但不像他们那样笑,很淡雅,像是包容着那个人的一切。(咳咳,我感jio金子轩要吃醋。)
众人看着屏幕上那曾经叱咤风云的夷陵老祖,其实,也不怎么坏嘛……
思冬的灵力足以能看到各个人的内心想法,她欣慰的看着这些想法。
那个曾世人辱骂的夷陵老祖终于为自己澄清了;那个青涩少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那个断指的小流氓,找到了他的道长……他们能懂便好了……
思冬缓缓开口:"今天,魔道众人都很开心呢。"
魏无羡奶声奶气的道:"把我变回去!!"
思冬想了想道:"哦?那,把你变成什么呢?"
魏无羡听后,连忙摆手,表示男子汉能屈能伸!思冬表示无奈,她刚刚看到蓝忘机向她投来的目光,她不得以不得以。
【万幸,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只是品味清奇。一个大男人,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还涂得如此之丑,噫,如何能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意料之内,又是上次那几个人,不过没有蓝景仪……蓝景仪表示我蓝景仪!单纯,可爱,善良,活泼,好动,蓝氏小双璧之一!所以!家规一定要我爱他!但我不爱他!可他就是要我,就是要我!〒▽〒我都跟他说了我不爱他!但!魅力太大也是罪~
魏无羡看见自己当时那张脸表情是内涵丰富的,最后理了理,一本正经的道:"我好漂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脸呢??"江澄and金凌表示他们快要笑死了!!
蓝曦臣and蓝思追连忙去帮他们顺♂顺♀气。咳咳,很单纯辣种。
【 受此一惊,惊回了点力气,他总算坐起了身,这才注意到,身下有一个圆环咒阵。
    环阵猩红,圆形不规,似乎是以血为媒、以手画就,还湿漉漉的散发着腥气,阵中绘着一些扭曲狂乱的咒文,被他的身体抹去了少许。图形和文字邪气中透着阴森。
        魏无羡好歹也被人叫了这么多年的魔道至尊、魔道祖师之类的称号,这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阵法,他自然了如指掌。
    他不是夺了别人的舍——而是被人“献舍”了!】
"阿羡。"
"师姐~"他们对视的笑了笑,眼里的星辰一部分代表着他们,他们知道也不知道,未来是多么美好……

每一颗星辰,代表着你我他,你在何方,我在何方,愿永不分离。
你犹如月亮,而我是一颗渺小的星辰,我在你的周边围绕,只为你能注意到我。
                            ——落秋【献给我挚爱的忘羡】
————————————————————

这篇只码了两个半小时,可能少了点。
我太困了,所以提前收尾了。
晚安✧*。٩(ˊωˋ*)و✧*。

《抚今追昔》三

魏无羡:“继续吧~”
蓝忘机:“嗯。”
众人:敢情我们是来吃狗粮的?!
【魏无羡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脚。】
“噗嗤。”蓝景仪好不客气的笑出了声,蓝家的几个小辈肩头也微微颤抖。
“景仪,一遍。”蓝忘机表示笑自己老婆不罚怎么行 。
“是。”蓝景仪欲哭无泪,表示手动拜拜。
“景仪不怕,有我在~”聂怀桑“一本正经”地环住蓝景仪的腰。
“你你你你能干什么?”蓝景仪表示不信,拍掉环在他腰上的咸猪手。
“景仪你不信我吗?”聂怀桑凑到蓝景仪耳旁道。
“你!”蓝景仪脸是唰――的一下红透了。
蓝启仁:吾真日狗也,我的嫩白菜啊!
魏无羡鼓起嘴道:“我还没虐呢!你们着什么急!”
蓝忘机:“无妨。”说罢,便去亲魏无羡。
思冬习以为然道:“继续。”
【一道惊雷炸在耳边:“你装什么死?!”】
魏无羡望向角落的莫子渊轻笑道:“我可没装死,我是真的死了啊。”
蓝忘机把环着魏无羡的手收紧了些,怕是他再离开 。
藏色散人:“儿子……”
魏无羡:“娘亲~我没事呀~”
藏色散人:“没事就好,我看你的腰还闷好了些,女婿!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魏无羡一惊,原来亲妈这么坑!
魏无羡:“爹!我想要弟弟!爹知道该怎么做吧!” 
魏长泽点头示意,果然与蓝忘机的性格有过之而无不急。
《震惊!古板美男子竟被对母子拿下!》
这到底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败落!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感觉腰有点隐隐作痛,捂着腰扭头道:“啊?”
蓝忘机:“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听后三秒乖,嗯,只有三秒。
江澄摸上紫电道:“可否继续?”
魏无羡听后必然不让,倒在蓝忘机怀里道:“不可不可,江宗主的腰不太好赶紧坐下吧~”
蓝曦臣听后,伸手环住江澄的腰,头抵在江澄的肩膀上,吹气道:“晚吟昨晚劳累了那么久,就不必闹了。”
江澄脸上闪过几条黑线但很快被红色占据,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你你你走开!”
虞夫人/蓝启仁感觉自己养的猪/白菜就被拐走/拱走了,此生悲痛啊!
蓝思追出声道:“各位前辈可否继续?”
魏无羡立马坐正道:“继续继续!”很快又倒回那个属于他的怀抱,只属于他的。
蓝忘机朝着魏无羡先前望向的地方看了看,眼神带有杀意。
众人:我不是,我没有。
【他被这当胸一脚踹得几欲吐血,后脑着地仰面朝天,朦胧间想:敢踹本老祖,胆子不小。】
蓝忘机已经摸上避尘,准备揍人(咳咳)。
江澄摸上紫电,准备抽人。
薛洋把糖塞到嘴里,准备看戏。
江厌离眉头皱了皱,但不动手。
温宁在宋岚怀里动了动,不动手。
蓝思追和其他小辈眉头皱了皱,准备动手。
(注:温宁现在是他变成鬼将军之前的模样,巧可爱!)
莫子渊往角落靠了靠,怕自己小命不保。
思冬:“各位先别急着动手,先继续看吧。”
他们听后,虽有不甘,但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不知多少年没听到活人说话了,何况还是这么响亮的叫骂,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作响,回荡着一个声音:“也不想想,你现在住的是谁家的地、吃的是谁家的米、花的是谁家的钱!拿你几样东西怎么了?本来就该都是我的!”
    除了这个年轻的公鸭嗓,四周还有翻箱倒柜、摔天砸地的哐当之声。他双眼渐渐清明起来。】
“究竟是哪个小兔崽子 ?”江澄先其发声,他可不想自己的发小刚重生就被踢死(误)。
“晚吟不必动怒,待会把那个欺负无羡带回去“好生伺候”可好?”蓝曦臣把江澄顺了顺毛,江澄只好作罢。
“……”蓝忘机在心里想着如何弄死那个人好呢?
“忘机,你且冷静一下”蓝曦臣被自家弟弟的想法吓了一跳。
“……”
“忘机,无羡是我的弟媳,我必然不会手下留情。”
“……”
“二哥哥,抱~”
转眼间,魏无羡竟变成了一个年仅五岁的儿童,心智没变。
“……好。”蓝忘机的耳垂已经发红。
“儿子!你变小啦?”
“嗯。”魏无羡吃了吃自己的手指,抬起头,眨了眨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
众人:好可爱,夷陵老祖小时候原来如此可爱。
“魏前辈好可爱啊!!”蓝景仪从聂怀桑的怀里蹦了出来,说出了所有蓝家小辈的心声。
蓝家小辈在为蓝景仪手动拜拜。
“景仪,雅正。”蓝忘机意外的没罚他。这让蓝家小辈有点惊讶。
原来――聂怀桑在蓝忘机第一次罚蓝景仪的时候,用传音符和蓝忘机说:含光君,你且不要罚景仪了,等结束,我送给你几本珍藏版龙阳春宫图!
咳咳,蓝忘机的雅正早就给丢了。若是放在以前,聂怀桑定是不敢如此,但,现在为了追景仪,胆子也放大了不少。
“唔。”魏无羡捏了捏蓝忘机的脸,很软,下一秒就直接亲了上去。蓝忘机耳尖和耳垂都发红,可以看得出蓝忘机此时的心里自诉。
蓝曦臣决定用抹额遮住眼睛,不看。
江澄觉得自家老攻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准备用紫电抽他几下。
众人:魏无羡都变小了,还能撒狗粮,天理呢?!
【视线中,浮出一个昏暗的屋顶,一张眉梢倒吊眼珠发绿的脸孔,正在他上方唾沫横飞:“你还敢去告状!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去告,你以为这家里真的有人会为你做主?”

    一旁围过来两个家仆模样的壮汉,道:“公子,都砸完了!”

    公子道:“怎么这么快?”家仆道:“这破屋子,东西本来没有多少。”

    公子大为满意,食指恨不得把他的鼻子戳进脑门里:“有胆子去告状,现在装死给谁看?好像谁稀罕你这些破铜烂铁废纸片似的,我都给你砸干净了,看你今后拿什么告状!去过几年仙门很了不起?还不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被人赶回来!”】
众人在为莫子渊手动拜拜。
他们已经蠢蠢欲动,但碍于思冬之前说过的话,又强行压了下来。
罪魁祸首魏无羡还在蓝忘机的怀里眨眼睛,仿佛他还小,什么事?我不知道。
【 魏无羡半死不活地思索:

    本人作古多年,真的不是装。

    这谁?

    这哪?

    他什么时候干过夺别人舍这种事情?】
众人对魏无羡的内心旁白逗笑了,但不敢笑出声。
江家人一脸担忧的看着魏无羡,魏无羡注意到了他们的视线,伸出三只手指,道:
“羡羡三岁啦!”

――――――――――――――――――――

说实话!
喜不喜欢我!(不要脸)

《抚今追昔》番外篇

“好啦,我们来听音乐缓和一下气氛吧~” 魏无羡:不要搞事∏▽∏我的腰经不起。
思冬:不废你腰。
魏无羡:(感谢苍天,这人终于开翘了∏▽∏) 思冬:废谁腰?
江澄: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也有今天?!
蓝曦臣:晚吟,慢点。
江澄:切。(耳朵一红)
众人:我周围散发着贵族的气息。∏▽∏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魏无羡:诶,第一句是我的告白诶!
蓝忘机:嗯,我也喜欢你。
众人:莫不是含光君被夺舍了。
江澄:……妈的
思冬:江宗主(笑)今日为何不说『妈的死给』了呢?
江澄:(拿起紫电准备抽人。)
蓝曦臣:晚吟不必如此,思冬前辈也不必如此。
思冬:(挥袖作罢。) “继续。”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    
    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  
    磷灯点满城阙,照彻天不夜,
   看见什么,灰飞烟灭?         』
魏无羡:“呃……”
江厌离:“阿羡,那些日子你受苦了。”
魏无羡:“阿姐……”
江厌离一笑:“阿羡几岁啦~”
魏无羡听后,开心一笑:“羡羡三岁啦~”
江厌离:“哈哈~”
众人:莫名温馨感 。
『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
    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  
   今宵于风露中,星辰非昨夜,    
    都不似谁眼睫 .』
魏无羡:“二哥哥~”
蓝忘机:“嗯?何事?”
魏无羡鼓起嘴,故作生气道:“二哥哥趁羡羡不在的十三年可否有祸害其他姑娘!”
蓝忘机:“未曾,心只悦与你。”
魏无羡见势,开心的去亲蓝湛了 。
众人踢翻了狗粮并表示很爽,乞求我们别告诉忘羡。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故人磊落,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凌霜傲雪,最清澈双眼,
    两处茫茫可相见?』
宋岚和晓星尘四目相对,相互一笑。这一笑包含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金子轩低头看自己的怀里的“小娇妻”,嘴角抿起,流连忘返。
金光瑶与聂明玦,一个仰视一个俯视(一本正经),相拥一起,“缠绵”一番~
众人:这是一个大型虐狗场,我的内心告诉我不是个好地方!!
『把酒祝东风,且祝山河与共的从容,
     酩酊人间事,从此不倥偬,
     若负剑过群峰,云深不知竟一人一骑,青山几重,
     回眸一眼就心动.』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嗯?”
魏无羡:“年少轻狂,君心悦之却亦于懵懂。”
魏无羡:“余下年华,用一生相陪可好?”
蓝忘机:“好。”
额间一吻,誓挚爱;
唇齿缠绵,誓此生。
江厌离:“阿羡喜欢便好~”
『幽幽陈笛恰是谁当年谱写?
    无意扣紧按在琴弦的指节,
    似曾相识笑靥,惊鸿忽一瞥,
    原来从未忘却.                   』
蓝忘机:“从未忘却,也不想忘却。”
魏无羡:“二哥哥~”
蓝忘机(耳垂一红)
蓝启仁:“罢了罢了。”
羡羡父母:“儿子喜欢便可。”
蓝湛父母:“忘机喜欢变好。”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故人磊落,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凌霜傲雪,最清澈双眼,
    两处茫茫可相见?
    把酒祝东风,且祝山河与共的从容,
    酩酊人间事,从此不倥偬,
    若负剑过群峰,云深不知竟一人一骑,青山几重,
    回眸一眼就心动.』
“年少春心荡漾,以为一时新奇;大后原地等候,原是心意已有归宿。 ”思冬答道,然后灿烂一笑。
“大家之间误会太多了,需解。”
“书读完,已死之人均可获得重生。”
“羡羡,这次心魔可解?”思冬边说变笑。
“望你和蓝湛好,可是我毕生的心愿呀~”
忘羡闻言抬头,道:“多谢。”
大家都抬头,望见这对天衣无缝的归属,心中的厌恶似乎被一种好感覆盖,毫无察觉。
『把酒祝东风,就祝当时携手的珍重,
   春秋千万种,只为谁附庸.               』
忘羡对视一笑,一笑倾城。
一吻:
年少牵挂不敢诉说。
『若花胜去年红,坞中莲蕊竟已开已落,醉倒芳丛,
    回眸一眼就心动.                』
二吻:
危难时从未离弃。
众人欣慰的看着这对眷属,脸上的渐渐染上喜意。
『若花胜去年红,坞中莲蕊竟已开已落,醉倒芳丛,
    一眼岁月都无穷.』
三吻:
重逢相识未曾错过。
吻落,二人便跪着自己父母前面,倾诉情谊

    我既心悦与他,便不会负,
    愿做比翼鸟,不负相思意。
“喜欢便好,这门婚事我准了! ”双方父母欣慰一笑。

――――――――――――――――――――

番外与正篇是有关联的哦~
主cp:忘羡  。
其他的带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