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

《荒唐》

      “我要嫁给蓝湛!”
      “混账!你!”虞夫人拍桌,愣是把桌子拍得快散架。
      “阿羡……”江厌离担忧的看着自家的阿弟,不知该怎么办。
      “……活着回来。”江澄实力宠崽,语气是嫌弃的,内心戏贼多。
      “嗯……”『希望吧……』魏无羡的头低下了几分。
       江枫眠皱了皱眉,思虑了许久,最后还是点头示意。魏无羡的心情霎时开心起来但又坠下了万丈深渊『明知不可而为知 。』
        散后,江澄就追问魏无羡为何,你一向不是讨厌他的吗?『你不懂……』魏无羡摇了摇头,又恢复了昔日的嬉皮笑脸。
       “忘机,婚事定在后日。”
       “……”蓝忘机眉头紧皱,这是没有可商量的婚事,他对此是拒绝的。
       “忘机,你……好自为之。”蓝曦臣叹了口气,自家的弟弟如此古板,偏偏爱上了一个不该爱的人。
        从双璧刚开始对话时,魏无羡就恰巧路过,出于好奇便躲树后边窃听。等他们走了,魏无羡轻手轻脚的走了出来,被发丝遮挡住的脸庞,微微泛红的眼眶又在遮掩什么?
        爱?
        伤心?
        魏无羡蹲在树旁许久,等缓过神来,已是黄昏之时……魏无羡理了理自己的头发,走到池边捧起水往自己脸上泼,魏无羡用自己衣袖胡乱擦了一下脸,望着湖面上的倒影,淡淡的笑了……
        甩了甩头发,魏无羡用手拍拍自己脸蛋,又成了自己往昔的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两天似昨日,新婚大典如日举行,魏无羡新婚日却像是地狱一日游,魏无羡自嘲般摇了摇头,拒绝了蓝曦臣的好意,去了一个僻静的小屋,等待着自己的,新婚丈夫。
       结婚当日,并没有其他地方的热闹,与平日无差,魏无羡淡淡扫了一眼,并没有说什么,但在旁人面前,他还是那个阳光轻狂的青涩少年。
        蓝忘机并没有赴场,而是与孟氏孟子义去夜猎,对此魏无羡外表一副不在意的样子,内心却是扎针般疼痛。江家人并不知此事,但他们担忧魏无羡能在那里待下去吗?
       蓝启仁对蓝忘机没有来赴场这件事略带气愤,虽然他不喜欢魏婴,但蓝氏家规条条要严格遵守,他正准备下令罚蓝忘机,未曾想魏无羡随之道:“我愿意为蓝湛承担。”蓝启仁也很是诧异,但还是迁就了魏无羡,魏无羡领了50大板便归房了。
        魏无羡一路上走得磕磕绊绊,每走一步都会迁连到伤口 ,魏无羡也就咬咬牙一鼓作气的继续走着。头纱还未被揭开,红色的头纱下面,魏无羡努力克制泪水的落下,嘴唇被他咬得几乎泛血。没有人会知道,也不会有人知道。
         那个黑漆漆的屋子,那个僻静的小屋,魏无羡在那里等候着自己的新婚丈夫……魏无羡已经把小屋打扫的差不多了,那里几乎没有人会去,除了送饭的小辈,没有人来。魏无羡是知情的,他所在之地被蓝忘机命为禁地,他人不允入内,唯他一人可以。
        魏无羡嫁入蓝家已有一月余日,『蓝湛今日不会来了吧……』魏无羡每日都在屋外等到夜半三更,今日他有点累了,便打算提早歇息。
         一阵微风拂过,魏无羡开始提防,他听到了脚步声。那人径直攻击魏无羡弱处,魏无羡心道不妙,却已成败者。
       “魏婴……”魏无羡听后心脏猛地一停,蓝蓝蓝湛?!
       “啊!”魏无羡刚放松精神,就被蓝忘猛地咬住了颈部,魏无羡许久才缓过气来,正大口大口的汲取空气。魏无羡忽然间嗅到了空气中淡淡的酒香,无奈的在心里诉苦……
       “魏婴……”蓝忘机再一次在魏无羡耳边嚷嚷,气息吐散在魏无羡颈侧,弄得魏无羡有些痒。
       “嗯?蓝湛你唔!”魏无羡动了动被蓝忘机半搂的身子,却不料蓝忘机亲了上来。在魏无羡的口腔里汲取着空气,魏无羡被着漫长而难熬的过程折腾红了脸。
        事情还在继续发展,我就不介绍了!
        在魏无羡清醒之时,身旁已空无一人,魏无羡倒也不恼,细密的睫毛掩了魏无羡眸子里的风云,魏无羡身上布满了红红紫紫,也有几处淤青,身子已被蓝忘机清洗过了,虽然不知道是否是蓝忘机亲力亲为。
        魏无羡身下的床单也换新的了,昨夜已是
不堪入目。

――――――――――――――――――――

真的不敢开车,哼唧~
明天更个《抚今追昔》的小番外~

我好像也还没评分(捂脸)
各位道友去评分吧,说真的我还不知道可以评分啊……

我决定啦!我觉得黑粉自己瞎嚷嚷就好了,邪教原地自萌就好啦~我不会讨厌魔道每个角色,除了苏涉and温晁安and王灵娇等等。
        除了闹到我们忘羡窝里,我是不会主动去骂的。
        喜欢魔道,喜欢忘羡~喜欢舅舅,喜欢大小姐,喜欢瑶瑶,喜欢洋洋~
        我的魔道文主cp都是忘羡呀~
        我并不是圣母,如果不顾及魔道,我可以把黑粉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一遍。
       其他的cp黑忘羡我不讨厌cp,只讨厌粉丝,粉丝的各种行为不会打扰到我喜欢那个cp。
       注:在我的文下面不可以谈拆忘羡的cp,例如双鬼道等。

       来~喜欢魔道,我们就是好朋友呀~🍭

我平时不在乎什么,但在忘羡的立场上——
黑叽黑羡都不行,忘羡底线。

《抚今追昔》四

《我还喜欢你吗?》这篇我先理理,目前没有还没有理清剧情 。
――――――――――――――――――――
【 这名公子人也踹了,屋也砸了,出够了气,带着两名家仆大摇大摆迈出门去,哐的关上门,高声命令:“看牢了,这个月别让他出来丢人现眼!”】
江澄闷哼一声,冷声道:“曾翻天覆地夷陵老祖能丢人现眼?”
蓝曦臣摸摸了江澄头发,软软的,就直接用嘴亲了上去。弄得江澄脸一阵白一阵红。
众人默默为这位勇敢青年点蜡,希望他能见到明日的太阳。
蓝忘机抬眼望了四周一圈,准备用眼神杀人(误)气场强大到不正常,三岁羡立马去哄哄这个“宠妻狂魔”,一会儿吧唧一口,一会儿戳戳小脸蛋,场面十分温馨。温馨到众人眼泪花花,蓝老前辈吐血晕倒在自己老攻怀着 。
【 待到人走远了,一阵寂静,魏无羡便想坐起来。
    然而肢体不听使唤,又躺了回去。他只得翻了个身,看着陌生的环境和这满地狼藉,一阵头晕。】
江厌离看着着实心疼,但看着只有五岁的羡羡眨巴眨巴着眼睛,嘴里吃着他自己的手指的时候,含着泪笑了出来。
江澄赌气,转头不看屏幕。同为“宠妻狂魔”的蓝曦臣手动无奈,自己的老婆只能自己宠。
魏无羡若无其事的抓住蓝忘机的手指,抓起就往自己脸上戳了戳。蓝忘机耳垂红了起来,魏无羡朝蓝忘机笑了笑 。
蓝忘机看到自己老婆(咳咳,对,老婆。)刚重生竟然受如此待遇,手不禁握成了拳头。
【一旁有一面被掷地的铜镜,魏无羡顺手摸来一看,一张白得出奇的面孔出现在镜中,两坨大红不均匀也不对称地坨在面颊一左一右,只要伸出一条鲜红的长舌,活活就是个吊死鬼。他扔开镜子,一抹脸,抹下一手白粉。
    万幸,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只是品味清奇。一个大男人,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还涂得如此之丑,噫,如何能忍!】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江澄and蓝景仪and藏色散人and金凌毫无压力,因为他们有老攻/老公。
“景仪……”蓝忘机正准备罚蓝景仪但碍于之前的话,不得以……
“是!含光君我知错了……”蓝景仪表示害怕,窝在聂怀桑的怀里不出来。
“嗯。”蓝忘机抱着魏无羡,魏无羡现在只有五岁身体,盘着小腿坐在蓝忘机腿上,眼睛扑哧扑哧的眨着。
江厌离看着屏幕上出现的阿羡,笑出了声,但不像他们那样笑,很淡雅,像是包容着那个人的一切。(咳咳,我感jio金子轩要吃醋。)
众人看着屏幕上那曾经叱咤风云的夷陵老祖,其实,也不怎么坏嘛……
思冬的灵力足以能看到各个人的内心想法,她欣慰的看着这些想法。
那个曾世人辱骂的夷陵老祖终于为自己澄清了;那个青涩少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归属;那个断指的小流氓,找到了他的道长……他们能懂便好了……
思冬缓缓开口:"今天,魔道众人都很开心呢。"
魏无羡奶声奶气的道:"把我变回去!!"
思冬想了想道:"哦?那,把你变成什么呢?"
魏无羡听后,连忙摆手,表示男子汉能屈能伸!思冬表示无奈,她刚刚看到蓝忘机向她投来的目光,她不得以不得以。
【万幸,这具身体并非天生样貌清奇,只是品味清奇。一个大男人,居然涂了满脸的胭脂粉黛,还涂得如此之丑,噫,如何能忍!】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意料之内,又是上次那几个人,不过没有蓝景仪……蓝景仪表示我蓝景仪!单纯,可爱,善良,活泼,好动,蓝氏小双璧之一!所以!家规一定要我爱他!但我不爱他!可他就是要我,就是要我!〒▽〒我都跟他说了我不爱他!但!魅力太大也是罪~
魏无羡看见自己当时那张脸表情是内涵丰富的,最后理了理,一本正经的道:"我好漂亮。"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脸呢??"江澄and金凌表示他们快要笑死了!!
蓝曦臣and蓝思追连忙去帮他们顺♂顺♀气。咳咳,很单纯辣种。
【 受此一惊,惊回了点力气,他总算坐起了身,这才注意到,身下有一个圆环咒阵。
    环阵猩红,圆形不规,似乎是以血为媒、以手画就,还湿漉漉的散发着腥气,阵中绘着一些扭曲狂乱的咒文,被他的身体抹去了少许。图形和文字邪气中透着阴森。
        魏无羡好歹也被人叫了这么多年的魔道至尊、魔道祖师之类的称号,这种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的阵法,他自然了如指掌。
    他不是夺了别人的舍——而是被人“献舍”了!】
"阿羡。"
"师姐~"他们对视的笑了笑,眼里的星辰一部分代表着他们,他们知道也不知道,未来是多么美好……

每一颗星辰,代表着你我他,你在何方,我在何方,愿永不分离。
你犹如月亮,而我是一颗渺小的星辰,我在你的周边围绕,只为你能注意到我。
                            ——落秋【献给我挚爱的忘羡】
————————————————————

这篇只码了两个半小时,可能少了点。
我太困了,所以提前收尾了。
晚安✧*。٩(ˊωˋ*)و✧*。

《黑夜与黎明》

         十三年的流逝,魏无羡的踪影几乎没有。蓝忘机觉得自己疯了,竟然脑子里竟全是魏无羡的笑容。
         有一天,无意间的擦肩,蓝忘机瞧见了一个帽子下面的脸。瞬间脑子空白,一把抓起魏无羡的手,死死捏住。魏无羡第一次觉得自己的骨头要断掉的感觉,虽然之前不是没受过伤,只是……
        魏无羡微怒地道:“抓我手干什么?!撒手!”魏无羡收了收手,但发现手腕根本抽不出来。他觉得委屈,无助一次性的冲了上来,要不是,要不是因为自己……
       “魏婴。”
         魏无羡闻声抬头望去,心里大叫不好,竟然是自己认识的人。抬头一看,心似被针刺过一般,原来,是自己喜欢的人啊。
        “不好意思,先生你认错人了,撒手。”魏无羡一口咬绝。
        『原来他如此绝情……』
        蓝忘机经过一份思虑,拽着魏无羡来到一个小巷。一手撑着墙壁,一手抓住魏无羡的人,将其人困在中间。
       “你干什么!”魏无羡一阵恼怒。
       “……”见蓝忘机不说话,他的思绪开始错乱,想到他们第一次见面,第一次告白……蓝忘机见人分神,一口亲了下去。
        “唔!唔唔唔!”魏无羡现在很懵逼,蓝忘机不是断袖又为何来吻自己。
        “魏婴,我,心悦你。”
        “蓝忘机你今天抽什么疯!”
        “魏婴我心悦你 。”
        “走开!撒手!”
        ……
         “魏婴我心悦你。”这么几百轮下来,魏无羡早已脸红,支支吾吾的道:
         “好,好,好吧,我姑且答应你。”
         “嗯。”

我喜欢你,无法改变的事实。
――――――――――――――――――――

你们是不是对我的年龄有误解??
来来来,猜猜我几岁?

甜甜哒(忘羡)

     年幼两小无猜。
    “蓝湛!蓝湛!”魏无羡边招手边喊到,蓝忘机也就扭头去看他了。
      一眼千年,也可说回眸一眼就心动。
     那年雪加风,他亲眼看见魏婴死在了他面前。雪落在他冰冷的肌肤上,没有融化,没有消失。
     温度越来越冷,蓝忘机眉眼里的星辰没有了。原本清澈的眼睛一抹黑色,无法洗掉,无法拟清。
     那年他梦到,木兰花树开花,他与他在树下约定:
     “长大后我嫁给你可好?”
     “好。”
     “那,不需反悔哦!”
     “嗯,不反悔。”
      说完,他的魏婴一点点消失,在最后一刻,魏婴用唇语说:
    “等我,等到那棵木兰花树再次开花。”
    “……好。”
      他等了一年又一年,他无数次问他的兄长:
     “为何这棵木兰花树不开花。”这是一句陈述句。
     “忘机,这是一棵相思树,等到你所等的那人回来便会开花。”
      “那要等几年?”
      “不知。”
        蓝忘机低下头,默默等候。没有人知道他等的是谁。
       十三年过去了,蓝忘机已经长成了闭月羞花的美男子了,但他还没有回来……
       他在十三年前的今天又去看了那棵木兰花树,但这次与往日不同,木兰花树又开出了花,犹如生命的降临。
       他走到那棵树下,等着他的心悦之人。
       他等了好久好久,直到夜晚的十二点整。街边的灯忽明忽暗,寸着蓝忘机白皙的皮肤,真是见一次喜欢一次。
       他缓缓起身,望向漆黑无人的街道,眼神慢慢黯然。忽然,一声熟悉的声音入他耳间。
      “蓝湛!我回来啦!”
       蓝忘机抬起了头,他眼睛里的星辰回来了,他抱住了他的心悦之人,这次,绝不放手。
       这个夜晚,实现了十三年前,年少时许下的诺言。
   
       十三年不久,只要你回来便好。

――――――――――――――――――

是不是超甜~夸我!夸我!
(不要脸大声BB)

《抚今追昔》三

魏无羡:“继续吧~”
蓝忘机:“嗯。”
众人:敢情我们是来吃狗粮的?!
【魏无羡刚睁开眼睛就被人踹了一脚。】
“噗嗤。”蓝景仪好不客气的笑出了声,蓝家的几个小辈肩头也微微颤抖。
“景仪,一遍。”蓝忘机表示笑自己老婆不罚怎么行 。
“是。”蓝景仪欲哭无泪,表示手动拜拜。
“景仪不怕,有我在~”聂怀桑“一本正经”地环住蓝景仪的腰。
“你你你你能干什么?”蓝景仪表示不信,拍掉环在他腰上的咸猪手。
“景仪你不信我吗?”聂怀桑凑到蓝景仪耳旁道。
“你!”蓝景仪脸是唰――的一下红透了。
蓝启仁:吾真日狗也,我的嫩白菜啊!
魏无羡鼓起嘴道:“我还没虐呢!你们着什么急!”
蓝忘机:“无妨。”说罢,便去亲魏无羡。
思冬习以为然道:“继续。”
【一道惊雷炸在耳边:“你装什么死?!”】
魏无羡望向角落的莫子渊轻笑道:“我可没装死,我是真的死了啊。”
蓝忘机把环着魏无羡的手收紧了些,怕是他再离开 。
藏色散人:“儿子……”
魏无羡:“娘亲~我没事呀~”
藏色散人:“没事就好,我看你的腰还闷好了些,女婿!你知道该怎么做吧!”
魏无羡一惊,原来亲妈这么坑!
魏无羡:“爹!我想要弟弟!爹知道该怎么做吧!” 
魏长泽点头示意,果然与蓝忘机的性格有过之而无不急。
《震惊!古板美男子竟被对母子拿下!》
这到底是人性的丧失,还是道德的败落!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感觉腰有点隐隐作痛,捂着腰扭头道:“啊?”
蓝忘机:“天天就是天天。”
魏无羡听后三秒乖,嗯,只有三秒。
江澄摸上紫电道:“可否继续?”
魏无羡听后必然不让,倒在蓝忘机怀里道:“不可不可,江宗主的腰不太好赶紧坐下吧~”
蓝曦臣听后,伸手环住江澄的腰,头抵在江澄的肩膀上,吹气道:“晚吟昨晚劳累了那么久,就不必闹了。”
江澄脸上闪过几条黑线但很快被红色占据,结结巴巴道:“你你你你你你你走开!”
虞夫人/蓝启仁感觉自己养的猪/白菜就被拐走/拱走了,此生悲痛啊!
蓝思追出声道:“各位前辈可否继续?”
魏无羡立马坐正道:“继续继续!”很快又倒回那个属于他的怀抱,只属于他的。
蓝忘机朝着魏无羡先前望向的地方看了看,眼神带有杀意。
众人:我不是,我没有。
【他被这当胸一脚踹得几欲吐血,后脑着地仰面朝天,朦胧间想:敢踹本老祖,胆子不小。】
蓝忘机已经摸上避尘,准备揍人(咳咳)。
江澄摸上紫电,准备抽人。
薛洋把糖塞到嘴里,准备看戏。
江厌离眉头皱了皱,但不动手。
温宁在宋岚怀里动了动,不动手。
蓝思追和其他小辈眉头皱了皱,准备动手。
(注:温宁现在是他变成鬼将军之前的模样,巧可爱!)
莫子渊往角落靠了靠,怕自己小命不保。
思冬:“各位先别急着动手,先继续看吧。”
他们听后,虽有不甘,但以后有的是机会。
【他不知多少年没听到活人说话了,何况还是这么响亮的叫骂,头昏眼花,耳朵嗡嗡作响,回荡着一个声音:“也不想想,你现在住的是谁家的地、吃的是谁家的米、花的是谁家的钱!拿你几样东西怎么了?本来就该都是我的!”
    除了这个年轻的公鸭嗓,四周还有翻箱倒柜、摔天砸地的哐当之声。他双眼渐渐清明起来。】
“究竟是哪个小兔崽子 ?”江澄先其发声,他可不想自己的发小刚重生就被踢死(误)。
“晚吟不必动怒,待会把那个欺负无羡带回去“好生伺候”可好?”蓝曦臣把江澄顺了顺毛,江澄只好作罢。
“……”蓝忘机在心里想着如何弄死那个人好呢?
“忘机,你且冷静一下”蓝曦臣被自家弟弟的想法吓了一跳。
“……”
“忘机,无羡是我的弟媳,我必然不会手下留情。”
“……”
“二哥哥,抱~”
转眼间,魏无羡竟变成了一个年仅五岁的儿童,心智没变。
“……好。”蓝忘机的耳垂已经发红。
“儿子!你变小啦?”
“嗯。”魏无羡吃了吃自己的手指,抬起头,眨了眨自己水汪汪的大眼睛。
众人:好可爱,夷陵老祖小时候原来如此可爱。
“魏前辈好可爱啊!!”蓝景仪从聂怀桑的怀里蹦了出来,说出了所有蓝家小辈的心声。
蓝家小辈在为蓝景仪手动拜拜。
“景仪,雅正。”蓝忘机意外的没罚他。这让蓝家小辈有点惊讶。
原来――聂怀桑在蓝忘机第一次罚蓝景仪的时候,用传音符和蓝忘机说:含光君,你且不要罚景仪了,等结束,我送给你几本珍藏版龙阳春宫图!
咳咳,蓝忘机的雅正早就给丢了。若是放在以前,聂怀桑定是不敢如此,但,现在为了追景仪,胆子也放大了不少。
“唔。”魏无羡捏了捏蓝忘机的脸,很软,下一秒就直接亲了上去。蓝忘机耳尖和耳垂都发红,可以看得出蓝忘机此时的心里自诉。
蓝曦臣决定用抹额遮住眼睛,不看。
江澄觉得自家老攻是不是老毛病又犯了,准备用紫电抽他几下。
众人:魏无羡都变小了,还能撒狗粮,天理呢?!
【视线中,浮出一个昏暗的屋顶,一张眉梢倒吊眼珠发绿的脸孔,正在他上方唾沫横飞:“你还敢去告状!你以为我真的怕你去告,你以为这家里真的有人会为你做主?”

    一旁围过来两个家仆模样的壮汉,道:“公子,都砸完了!”

    公子道:“怎么这么快?”家仆道:“这破屋子,东西本来没有多少。”

    公子大为满意,食指恨不得把他的鼻子戳进脑门里:“有胆子去告状,现在装死给谁看?好像谁稀罕你这些破铜烂铁废纸片似的,我都给你砸干净了,看你今后拿什么告状!去过几年仙门很了不起?还不是一条丧家犬一样被人赶回来!”】
众人在为莫子渊手动拜拜。
他们已经蠢蠢欲动,但碍于思冬之前说过的话,又强行压了下来。
罪魁祸首魏无羡还在蓝忘机的怀里眨眼睛,仿佛他还小,什么事?我不知道。
【 魏无羡半死不活地思索:

    本人作古多年,真的不是装。

    这谁?

    这哪?

    他什么时候干过夺别人舍这种事情?】
众人对魏无羡的内心旁白逗笑了,但不敢笑出声。
江家人一脸担忧的看着魏无羡,魏无羡注意到了他们的视线,伸出三只手指,道:
“羡羡三岁啦!”

――――――――――――――――――――

说实话!
喜不喜欢我!(不要脸)

《等待》

接《诉情》
――――――――――――――――――――
        自从蓝忘机看见那条消息,以为这又是魏无羡的恶作剧,但……一个月,两个月过去了……他没有看见魏无羡任何的踪影和足迹。
        他开始寻找,开始担心,但就是没有一点足迹甚至痕迹。他就这么消失了……他后悔了,如果,自己早点弄清自己的内心纠纷,可能,还会有挽回的余地吧……
        此时,江家那边已开始躁动。
      “魏无羡怎么不接电话?!”江澄打过去一个又一个,谁也不知道他在哪里。
        江厌离,本性厌离,自家的弟弟却就这么消失了。内心扑通扑通――一直在跳动,却在11秒后猛地停了一下。
       魏无羡:我,会回来的……
       便没有了音讯,仿佛厌恶了人间的烟火准备离去,去到,一个他喜欢的地方……
      “对了!蓝忘机!魏无羡的下落他肯定知道!”江澄破门而出,直奔蓝忘机的公司 。
        砰――随着一声巨响,蓝忘机办公室的门被江澄踢开,而其他人员在旁劝阻。
       “其他人去工作吧。”蓝忘机发出指令,人群立马散开 。
        他们很识趣的把门带上。江澄和蓝忘机对上视线。
       “不知江老板来这里有何贵干?”
       “废话少说,魏无羡人呢!”
        蓝忘机听后心扑通一跳,『难道他真的走了?!』
        “他不在我这里,难道江家没他人吗?”
        “废话!如果他在江家我会来找你吗?!”
        说着将手机魏无羡给他发的最后一条信息给蓝忘机看。
        蓝忘机觉得他的心好像少了什么,他的心开始剧烈跳动,无法平息。
       “蓝忘机你是不是对魏无羡干了什么?!”
       “我……”蓝忘机低下他,手抵在额头上。内心里的情绪无法拟清 。
       “蓝忘机我真是看错你了!”江澄想了想,放下了打蓝忘机的念头,转头就走。
         『魏婴,你去哪了?你真的走了吗?我是不是喜欢你啊……』
――――――――――――――――――――
    虐文啦~(* ̄︶ ̄*)

《抚今追昔》番外篇

“好啦,我们来听音乐缓和一下气氛吧~” 魏无羡:不要搞事∏▽∏我的腰经不起。
思冬:不废你腰。
魏无羡:(感谢苍天,这人终于开翘了∏▽∏) 思冬:废谁腰?
江澄: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无羡你也有今天?!
蓝曦臣:晚吟,慢点。
江澄:切。(耳朵一红)
众人:我周围散发着贵族的气息。∏▽∏
『你特别好,我喜欢你。』
魏无羡:诶,第一句是我的告白诶!
蓝忘机:嗯,我也喜欢你。
众人:莫不是含光君被夺舍了。
江澄:……妈的
思冬:江宗主(笑)今日为何不说『妈的死给』了呢?
江澄:(拿起紫电准备抽人。)
蓝曦臣:晚吟不必如此,思冬前辈也不必如此。
思冬:(挥袖作罢。) “继续。”
『驱策的魂魄要流浪哪条街,    
    射落的纸鸢曾飞过哪片月,  
    磷灯点满城阙,照彻天不夜,
   看见什么,灰飞烟灭?         』
魏无羡:“呃……”
江厌离:“阿羡,那些日子你受苦了。”
魏无羡:“阿姐……”
江厌离一笑:“阿羡几岁啦~”
魏无羡听后,开心一笑:“羡羡三岁啦~”
江厌离:“哈哈~”
众人:莫名温馨感 。
『夜读时节埋下姑苏一坛雪,
    借用渔火斟开云梦水千叠,  
   今宵于风露中,星辰非昨夜,    
    都不似谁眼睫 .』
魏无羡:“二哥哥~”
蓝忘机:“嗯?何事?”
魏无羡鼓起嘴,故作生气道:“二哥哥趁羡羡不在的十三年可否有祸害其他姑娘!”
蓝忘机:“未曾,心只悦与你。”
魏无羡见势,开心的去亲蓝湛了 。
众人踢翻了狗粮并表示很爽,乞求我们别告诉忘羡。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故人磊落,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凌霜傲雪,最清澈双眼,
    两处茫茫可相见?』
宋岚和晓星尘四目相对,相互一笑。这一笑包含了很多很多的事情。
金子轩低头看自己的怀里的“小娇妻”,嘴角抿起,流连忘返。
金光瑶与聂明玦,一个仰视一个俯视(一本正经),相拥一起,“缠绵”一番~
众人:这是一个大型虐狗场,我的内心告诉我不是个好地方!!
『把酒祝东风,且祝山河与共的从容,
     酩酊人间事,从此不倥偬,
     若负剑过群峰,云深不知竟一人一骑,青山几重,
     回眸一眼就心动.』
魏无羡:“蓝湛。”
蓝忘机:“嗯?”
魏无羡:“年少轻狂,君心悦之却亦于懵懂。”
魏无羡:“余下年华,用一生相陪可好?”
蓝忘机:“好。”
额间一吻,誓挚爱;
唇齿缠绵,誓此生。
江厌离:“阿羡喜欢便好~”
『幽幽陈笛恰是谁当年谱写?
    无意扣紧按在琴弦的指节,
    似曾相识笑靥,惊鸿忽一瞥,
    原来从未忘却.                   』
蓝忘机:“从未忘却,也不想忘却。”
魏无羡:“二哥哥~”
蓝忘机(耳垂一红)
蓝启仁:“罢了罢了。”
羡羡父母:“儿子喜欢便可。”
蓝湛父母:“忘机喜欢变好。”
『眉间点血,衣上牡丹,愈笑愈孤寒,
    故人磊落,曾照旧肝胆.
    似这清风明月,凌霜傲雪,最清澈双眼,
    两处茫茫可相见?
    把酒祝东风,且祝山河与共的从容,
    酩酊人间事,从此不倥偬,
    若负剑过群峰,云深不知竟一人一骑,青山几重,
    回眸一眼就心动.』
“年少春心荡漾,以为一时新奇;大后原地等候,原是心意已有归宿。 ”思冬答道,然后灿烂一笑。
“大家之间误会太多了,需解。”
“书读完,已死之人均可获得重生。”
“羡羡,这次心魔可解?”思冬边说变笑。
“望你和蓝湛好,可是我毕生的心愿呀~”
忘羡闻言抬头,道:“多谢。”
大家都抬头,望见这对天衣无缝的归属,心中的厌恶似乎被一种好感覆盖,毫无察觉。
『把酒祝东风,就祝当时携手的珍重,
   春秋千万种,只为谁附庸.               』
忘羡对视一笑,一笑倾城。
一吻:
年少牵挂不敢诉说。
『若花胜去年红,坞中莲蕊竟已开已落,醉倒芳丛,
    回眸一眼就心动.                』
二吻:
危难时从未离弃。
众人欣慰的看着这对眷属,脸上的渐渐染上喜意。
『若花胜去年红,坞中莲蕊竟已开已落,醉倒芳丛,
    一眼岁月都无穷.』
三吻:
重逢相识未曾错过。
吻落,二人便跪着自己父母前面,倾诉情谊

    我既心悦与他,便不会负,
    愿做比翼鸟,不负相思意。
“喜欢便好,这门婚事我准了! ”双方父母欣慰一笑。

――――――――――――――――――――

番外与正篇是有关联的哦~
主cp:忘羡  。
其他的带过。